近日,一段几年前央视记者含泪采访坚守“生命禁区”边防军人的视频,再次在微信朋友圈刷屏。

不少网友深受感动,因为,在那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苦环境下,边关军人用站立的姿态、钢铁般的意志守卫着国与家,他们挺立的背影,总是令人敬佩又心暖。

走马祖国边陲,你会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会感叹生命的珍贵。祖国漫长的陆地边境线、海防线上,由于地质和气候等环境原因,边关军人坚守的点位,很多都是被称之为“雪海孤岛”“生命禁区”“死亡之海”的地方。

而就是在这些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方,我们的战士用血肉之躯一次次拓开脚下的路,用脚步丈量着祖国的山河大地。于是,坚守,成为生活,成为日子。苦并快乐着,也成就了人生的光辉岁月。

“如果好的地方有人去,苦的地方没人来,那祖国的国门谁来守,海防线谁来守?只要祖国需要,我愿意在这里守一辈子。”这是一位驻守祖国东极岛海防战士说的话。

话语朴实,听来却别有一番滋味。用青春守海岛,很苦很累,但年轻的士兵从不会主动提及自己的牺牲与奉献。他们明白,这身军装从来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衣服,它意味着职责和使命,象征着精神和灵魂。

坚守,有苦有累,但总有一批“理想主义者”不畏艰苦、不怕牺牲,把一首歌当作“信仰般的存在”,把一座小岛守成了生命中的“第二故乡”。

有一种故乡,就在心里。今天,就让我们跟随记者的视角,走近一群人的“第二故乡”。

歌声,断断续续地从那部旧手机中飘了出来。泪珠,从那张沧桑的脸庞悄然滑落。

这歌声,来自祖国东极庙子湖岛的守防新兵。电话这一头,是当年创作这首歌的词作者——张焕成,他曾是驻守庙子湖岛海防连队的一名老兵。

东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海防五连至今保留着这样的传统——每一个上岛的新兵,都必须学会这首《战士第二故乡》。

“云雾满山飘,海水绕海礁,人都说咱岛儿小,远离大陆在前哨,风大浪又高,自从那天上了岛,我们就把你爱心上……”湛蓝的海水,把层层白浪推向海滩。庙子湖岛上一座营院里响起悠扬的葫芦丝,新兵李卓航和着乐声,与战友们合唱这首歌。

他们的年龄,跟老兵张焕成的孙子一般大。穿越时空,为梦而来。对于通话双方而言,这首歌,就像是“信仰般的存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