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5月6日,家喻户晓的情境喜剧《老友记》历经十季、236集播出最终大结局。估算约有5,200万名观众在电视前,守候罗斯与瑞秋会否完美复合,钱德、摩妮卡、乔伊与菲比将如何与观众告别,套句角色曾在剧中说的台词:“It’stheendofanera!”

2022年5月27日,相隔完结篇放送17年后,华纳影业因让《老友记》回归旗下新串流平台HBOMax播出,找回六位演员及幕后主创录制的特别节目《老友记:当我们又在一起》开播。节目大手笔重建剧中重要的公寓、咖啡厅场景,邀请女神卡卡、小贾斯汀、贝克汉、BTS(防弹少年团)等大咖做嘉宾,回顾该剧的经典桥段与幕后趣闻。

这不仅是见证影集历久不衰的魅力,更是在好莱坞如火如荼的串流大战中,各式经典剧集、电影续拍与重制的风气下,《老友记》成为怀旧文化代言人之一的最佳验证。

《老友记:当我们又在一起》的开头回顾《老友记》最后一集,摩妮卡与钱德搬离公寓。众角色面对他们“纽约客”友谊的结束,落泪相伴走出这陪伴观众十年的公寓场景,亦象征这六个角色的生命,也从此“走出”观众的视野,为影集画下句点。

因此,当大卫史威默、珍妮佛安妮斯顿等六位演员相继再度走回片场,在摩妮卡那间紫墙公寓重聚时,饰演乔伊的麦特勒布朗半开玩笑感叹:“你们不觉得这里变小了吗?”这俨然实现了粉丝多年来的心愿,再次遇见演员们——虽非以角色身份——回归影集。

据TVision的监播调查数据,《当我们又在一起》首播当日在全美有29%受调查家庭透过HBOMax观赏,仅次于同平台《神力女超人2》32%的纪录。但相较后者为2亿成本的大制作超英电影,《当我们又在一起》无疑从预算角度看是小兵立大功。

《Vulture》媒体编辑JosefAdalian也在推特表示,根据可靠消息指出,HBOMax因此涌入大批新订阅用户。许多新订阅户的首次观看节目不仅选择《老友记》,订阅户的首次观看次数甚至超出每周平均的600%。

《当我们又在一起》的吸金魅力,也正验证演员马修派瑞所言:“《老友记》曾经盛极一时。”90年代初期,主创团队大卫克雷恩、玛塔考夫曼从他们大学毕业后的经验,构思出“六个纽约年轻人”的故事,描绘他们脱离家庭后,在友谊陪伴下对性、爱情与事业的探索。

主创们亦坚持,不让年长角色成为主要人物之一,大卫克雷恩说:“因为当你20几岁、只身在城市打拼时,你的朋友就是你的家人。”影集于1994年在《NBC》频道开播后,首季即获得极高关注,并展开蝉联十年霸占同时段收视前十名的辉煌纪录。

隔年,第二季中超级杯之后的那一集更有5,300万名观众收看,六位主演珍妮佛安妮斯顿、寇特妮考克丝、丽莎库卓、麦特勒布郎、马修派瑞、大卫史威默更登上传奇刊物《滚石杂志》封面。大卫克雷恩开玩笑说:“《滚石杂志》耶,我们只不过是一部电视剧!”

《老友记》轻松诙谐的风格,不仅捧红六位主演,更成为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情境喜剧。剧中更是反映时代的转变,例如:罗斯前妻卡罗与新欢苏珊举办同志婚礼;菲比为了弟弟的幸福,不惜成为“代理孕母”;跨性别、师生恋、未婚怀孕等情节,都展现90年代跨至千禧年后,迎向自由与时尚的风气。

女性角色在剧中的刻划与转变,更可视为女性意识的展现。瑞秋在第一季开场,即穿着婚纱“逃婚”闯入咖啡厅,而后剧集更在五位好友扶持下,成功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转变为能独当一面、单亲扶养女儿的时尚产业主管。

《当我们又在一起》亦有多位女性观众指出,主角之一的莫妮卡作为女性,向男友钱德求婚的场景,启发她们良多。来自迦纳的单亲母亲薇薇安便在节目访谈提到,他们的社会普遍要求女性嫁给第一个向自己求婚的男人:“但女人要掌握自己的命运,看完那一集,我开始思考,我也能主宰自己的感情关系。”

《老友记》于2004年在电视光荣落幕后,并未在重播、DVD贩售与租赁与串流平台间缺席。挺过17年影视产业的变革,影集逗趣而立体的人物、未有太多时代痕迹的笑梗,讲述着20至30岁年轻人不变的共同困境,更呈现出未有脸书、推特、IG的“零社交距离”时代。人们成天在咖啡厅闲聊、公寓串门子的互动模式,让它仍受一代又一代的新观众爱戴。《当我们又在一起》更可看见影集对新世代的影响力,女神卡卡、小贾斯汀、基特哈灵顿等年轻偶像,乐意在节目露面抬轿。连如今万人空巷的BTS团长金南俊还表示,小时候就靠《老友记》学英文:“妈妈买了一套DVD给我……它教导我友情的真谛。”

不过,影集里仍有不少被嫌“过时”之处。例如:六位主演皆为“异性恋白人”,引人回头批评“多元性不足”、剧中钱德经常被质疑“太娘”像同志、罗斯的女同志前妻及钱德的跨性别父亲,亦经常成为笑梗。剧中缺少“跨种族配对”,针对身材、精神疾病的嘲弄,亦成为新时代影评、影迷炮轰的争议点。

面对新时代观众的疑虑,主创之一的玛塔考夫曼也曾表示后悔,过去在选角时并未考量“多元性”。去年,经典电影《乱世佳人》也曾被质疑“美化蓄奴”,而被HBOMax暂时下架。重新上线后则加入警语,亦显示出好莱坞对“政治正确”的修正与省思。

然而,这些旧时代的影视作品,究竟是否有需要背负今日观点的道德责任呢?剧评家麦克瓦德接受《BBC》访问时则说,观众应该“从过去的观点来设想,理解剧集拍摄时的时空脉络”。人们看过去的喜剧应是因为角色的荒谬而发笑,而非专注审查他们是否足够成为道德模范。

2022年的美剧观众,其实早已有《华丽女子摔角联盟》、《菜鸟新移民》等时代剧,重新诉尽80、90年代那些被忽略的族群与议题,更有《亚特兰大》、《追杀夏娃》呈现更为复杂的现代生活与情感关系。真的不需要再重启《老友记》,藉怀旧之情重现那个早已被证明不复存在的国外梦。

作为超过十年的剧迷,再遇见《老友记》自然是十分喜悦的。万分享受在计算机前与演员重聚的时分,缅怀那些爆笑动人的影集片段,充饱电迎接明日的现实,已是一部经典影集,能赋予观众最大限度的美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