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不可替代令牌)在今年的市场交易中蓬勃发展,各式各样的交易例子出现,其中就包括詹姆斯的精彩片段以数十万美元出售,甚至更高。

NFT的技术(用于验证数字作品的所有权)是现代的。但是,这种将易于复制的东西变成稀缺的东西是一直存在的需求。

自知识产权法起源,那些低廉复制的创意作品就一直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在某些领域,这些人工打造的作品如果具有稀缺性是能够激发创造力的。不过现实很残酷,比如从技术上讲,音乐是一种几乎可以无限复制的商品,这些创作者们努力、艰难的生存在数字世界里;同样,那些付费新闻也很容易就被免费的共享出来,而那些实体用品的“复制”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复制品和稀缺品永远都在互相,但在很多情况下,人为的造成稀缺性又不能真正激励创作者,而只是在榨取他们的收入。

2019年三线城市的房价是平均收入的9倍左右,超一线倍。这为早期买房的业主们和地方拍卖土地的机构带来了不菲的回报,“稀缺性”也让那些买房的后来者和新企业需要支付更高的税金。不过为什么城市土地的供给变得“稀缺”也就不太方便细谈了。

有时,人为造成的匮乏会出现更多的损失,比如意大利黑手党就对酒类营业的“许可”租金高于其它行业。

而与众不同的NFT却没有能力造成这种稀缺性,它只是为其拥有者赋予唯一的所有权,即使是NBA Top Shot价值20.8万美元的詹姆斯扣篮片段,也可以被任何人观看到。因为视频本身是免费的,所有人都可以使用,只有那个数字令牌才是有稀缺性的。

所以,NFT在处理稀缺性的时候不会像土地拍卖和黑手党一样造成有害于市场的现象,除了让投机者狂躁之外,似乎并没有让任何詹姆斯的集锦变得“稀缺”。

去年9月,迈克尔·利维 (Michael Levy),在刷推特的时候注意到了NBA Top Shot,他想进一步了解这是什么。

这个购买、出售和收集经过NBA官方许可的视频集锦平台只是在刚出现数月之久就吸引了球迷、鞋迷和加密货币爱好者在测试阶段进来一试身手,这个平台在疫情期间让成千上万的人在家疯狂交易,不久,迈克尔·利维 (Michael Levy)确信这个市场有着巨大的潜力,他在当时花费了17.5万美元购买了数字球星卡,现在他的身价已是2000万美元。

对于31岁的金融分析师利维来说,这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投资。他的兴趣是体育、扑克和找出“优势”与“边界”,而他在Top Shot中发现了后者,所以他一直在持有这些数字球星卡。

金融分析师利维是这个新兴市场的大赢家之一,那些NFT的信徒说这是收藏领域的未来,而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这是一种荒谬的投机。有的人甚至在NFT市场就买一条推文……

最受欢迎也是最让人困惑的NFT市场是 NBA Top Shot。过去一个月中,这个市场处理了10万个买家超过2.5亿美元的销售额,因此铸就了那些本不可能成为富翁的人们。

Top Shot独特的亚文化视角让其他人想起了同一家母公司Dapper Labs的类似热潮,那时人们收集虚拟猫而不是球星的集锦。在2017年疯狂的几周之后,CryptoKitties成为一种时尚,但大部分人都不记得了。

现在,这个想法重新流行起来的一部分原因是,NBA Top Shot是为那些普通的NBA球迷打造的。Dapper Labs从每笔交易都能收取5%的费用,它的目的是吸引篮球的普通消费者,而不仅仅是区块链的信徒们。一些NBA球员也在休赛期时互相交换NBA Top Shot的集锦瞬间。

Dapper Labs首席执行官Roham Gharegozlou说:“我们知道这是NFT的催化剂。” “但令我惊讶的是主流球迷接纳它的速度。”

对于已经习惯玩范特西和在手机上买球类彩票的一些人来说,支付高昂的金钱购买本来免费的NBA精彩赛事并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

玩NBA Top Shot的很多人还很年轻。因为Top Shot而成为百万富翁的人都是看涨的投资者,这些敢于尝试新市场的人一旦发现了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便拿着钞票涌入新兴市场。

他们必须向朋友们解释买的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不买那些更好更精美的YouTube视频。

“如果有人告诉我他们看不到钻石、艺术品、邮票、球星卡的价值,那么这些没有实体的数字物品就不可能在他们那里脱颖而出”利维说。

最早一张棒球卡只需要几美分的墨水和纸张,但是这张纸的供应是有限的,所以它有了一种真实性的保证。最佳时刻的集锦也在发挥着相同作用。

利维说:“这就是故事性、稀缺性,这就是作为收藏家的快乐,而不只是将它握在手中”

在NBA Top Shot的交易市场中,一位名列前茅的交易者安迪·乔利安(Andy Chorlian)是27岁的软件开发人员,他从小就用宝可梦卡交易,并且拥有非常多的球鞋,以致于他的公寓都不够存放这些物品。当他发现Top Shot的时候自然就拥有了这些精彩瞬间,并且着迷其中。

六个月后,他拥有大约3800个Top Shot,这些精彩瞬间价值约1500万美元。

Top Shot在一开始的市场效率极低,而乔利安(Chorlian)则专注于NBA的超级巨星,因为他认为这些优质的收藏品是最安全的投资,他还投资那些随着时间增长而愈发强大的新秀Top Shot来积累价值,这一点与实体球星卡的投资理念一致。

他拥有96个RJ Barrett的新秀赛季限量版Top Shot时刻,并且在一开始都是1-2美元收进,而目前这些Top Shot时刻最低都在800-1900美元左右,最高价格超过了4000美元。

乔利安(Chorlian)将收藏中的一部分出售来用作缴税和支付学生贷款,如果不这样做他会被动地呆在市场中。他说:“我每时每刻都保持只收5美元的Top Shot时刻”

但是要想获得更大的回报,乔利安(Chorlian)和利维 (Levy)就得挥霍无度一些,而不只是买便宜的Top Shot。

利维于12月下旬买了字母哥的扣篮,创造了他有史以来最高的收入价:球衣同号34编,8034美元。

几周后,乔利安买下了特别版-詹姆斯向科比致敬的扣篮,这也是Top Shot最昂贵的一次购买:7万美元,但这个记录只持续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利维想以10万美元获得它,乔利安拒绝了。而且他拒绝的原因很简单,

几周后,Top Shot出现了GameStop一般的时刻。2月下旬的一天,NBA Top Shot销售额达到了4600万美元,其中包括勒布朗·詹姆斯的那记灌篮,价值20万美元。

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让乔利安和利维尽最大努力去忽略这些消息。此后,这个市场有所下滑,利维说他尽量不关注这些短期内的噪音,而乔利安说他对这些波动感到舒适,因为他95%的资产都在持有加密货币。在一切都有可能崩溃的情况下,他仍然认为自己会有不错的收入。乔利安说:“我和美国27岁的许多人处于同样的境地,”他把自己描述为一个“有点堕落的赌徒”。

Gharegozlou(NBA Top Shot 母公司CEO)说,Top Shot的用户必须等待30天才能提取现金,并且由于防洗钱策略,某些用户有更严格的限制。随着需求激增,只有1万多个被批准的提款将加密货币换成了真金白银,这让许多Top Shot的新用户感到沮丧。Gharegozlou警告说,Top Shot仍处于测试阶段,并表示将解决市场时不时中断的问题和其它技术难题以及扩展业务的挑战。

列维于2月份对Dapper Labs进行了投资,因为他的Top Shot系列产品在不断增值,在这个风云突变的行业里这是一种增加风险的行为,他认为不必再做其它多样化投资了。他说:“任何传统的投资理论都认为这太过豪赌了。”

每当他看着自己的账户,看到无法想象的资金量时,就提醒他必须决定如何处理这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加密货币。他现在的计划是什么都不做。他在坚持。

列维说:“我不知道这将走向何方,这在我接触的其它投资领域里都无法效仿” “而我只知道这里有巨大的潜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